春夢

前天我終於看完了John
Fowles
【蝴蝶春夢】The
Collector

很好看。一開始以男主角的角度來描寫女主角時,我發覺我還滿喜歡這女主角的,有趣。
但是等我看了女主角寫的日記,發現她有許多地方,與我十分相似,像到令我吃驚與驚恐。如果更深入的去想,也許那不是我跟她個性上的相似處,而是因為她是【女人】的寫照。也就是我身為女人的那一部份,有很多面被作者所描寫的女主角給揭露出來,以文字,那近乎精確與歇斯底里的描述,讓我十分驚愕。於是我感到害怕了,卻又忍不住往下看。
最後讓我感到最最絕望的,並非我對女主角部份心理的認可,而是我想,男主角與女主角的存在是兩種極端,而普通人如我們,通常都是兩者的結合,只是往哪邊偏重多少的問題罷了。我能處之泰然地接受男主角的心態與病態,即使他最後令我感到厭惡,他的確是個卑劣、卑鄙的傢伙。可是,這不就是人的一部份嗎?
不知為何這像是推理小說一樣(即使我看過的推理小說寥寥可數),讓我有種急於想知道結局的快感。但當我看到結局,卻感到不寒而慄。就像我喜歡的ーー沈默的羔羊,又或是紅龍,入侵腦細胞等等那類片子一樣,我對這種題材實在是太愛了。即使我知道那是一種病態。當你想熱愛生命,以體驗、身處其中,活生生地去感受時,它確實是可貴且美好的。一但你陷入幻想,驚覺它的美超乎自己能感受的範圍,或是不在單單滿足於感受時,你會想將之凍結,幻想它的永恆與超越世俗的美,那不過是幻想,但是人人都會這麼做,因為我們會去回憶,我們有記憶。我們習慣溺於記憶之中,等時間越遠,當它與自己的距離越是遙遠,就更添增了朦朧所帶來的妄想。只是我們有限度,不會去收集人罷了。這讓我想到【無名指】的結局,為何讓我感受到的美麗與哀愁(川端先生抱歉)大過它的病態。
總之,我甚至認為偶爾的病態絕對不會是負面的。因為它一直存在我的心中。我在裝傻去過著平淡的生活時,我渴望。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太久沒有閱讀中文書籍,以致讀它的速度令我吃驚的慢。現在倒是可以正常地打出中文,但是文詞如何我便無從得知,只希望它不怪異。那本書買了很久卻遲遲沒翻閱,大概是因為一兩年前的我只想關注“日文“吧。雖然常有人稱讚我這是一種優點,是一種能具備高度集中力的優點,那就是對某一件事情有了興趣,就只對那件事有興趣,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空氣。但是我時常厭惡這點,為什麼我總是無法再寬容一點呢?像Stravinsky一樣尖酸刻薄,脾氣暴躁。但是他總是有一套自己的原則,而且遵守之自死方休,所以我欽佩他,喜愛他。那我呢?我太沒有原則了,也許我的原則就是,沒有原則。我的意思是,我無法勇於表裡如一,因為我始終是個騙子,比騙子更糟糕的是,那代表我是個膽小鬼。

有一天我要擺脫他。或是,擺脫我自己。
不管如何,我需要做出ーー抉擇。



PPX做的最後一集的<精霊の守り人>的翻譯還滿囧。
2分21秒から【これより、箝口令を解き、宮を挙げ、式典の準備に当たらせます】
翻成「接下來 臣將解除緩行令 ○○○」

緩行令是什麼鬼東西?

擱了一陣子沒看動畫就看到了詭異之處讓人心煩。…………………..

我想我一輩子都沒有自信做翻譯。倒不是受不了人家批評,我超愛人指出我的錯誤、批評或分析我的翻譯的。只是一旦要當成職業,這些都是不被允許的。但是人不可能不犯錯。也就是說,與其對不起自己的完美主義去做,或是丟出半吊子的成品出來,不如別去破壞人家的名聲。所以我猜我這輩子都做不了翻譯。但是有一天也許能做一個有點良心的翻譯,然後永遠交不出成品。也就是說,成為一個壞翻譯。我究竟有沒有勇氣去荼毒別人的眼睛?我想我做不來。但是不做沒有錢吃飯,所以要是有機會我還是會去做,以證明我是一個人。



話說 我很久沒做過春夢了。

我不喜歡把談情說愛看作一場戰爭,但我總是如此。所以我永遠只會行軍打仗,或是下一盤棋,而且只想贏,卻老是輸。所以我其實並不怎麼會談情說愛。簡單來說就是戀愛。

有一天マリオ突然問我,我在網誌上有沒有寫到他。我說,有,只有一次,而且沒寫什麼就是寫和ロレンツォ一起去買書,還有寫了點讀書感想罷了。他卻也顯出很開心的樣子。我看得出他是純粹地打從心底感到開心,只是單純的因為我寫到了他。可我反問,雖然我知道(即使我看不懂義大利文,我就是知道)我還是反問,那我勒。他笑笑說沒有,而且我也很少寫,因為我的網誌是政治網誌嘛。我知道,也早看出來了。卻有種unfair的莫名挫敗感。

我果然很小心眼又無聊。因為我腦袋總只想要贏每一場我所重視的勝負遊戲。或許在那個時點上,我就輸了。

こんなに内容に富んでる文章を、まして中国語で書くのは久しぶりです。
だから最後にきちんと日本語で書かなくてはならないと思われて、ついにこういうオチにした。
これはある種のプライドであって、プライベートを守るという閾下が動いてた結果なんだから。悪いとわかっていても…ついにやっちまった。いや、やりたくてたまらなかったというべきかもしれんなあ。
許してね。

春夢 有 “ 2 則迴響 ”

  1. oh~符傲思的the collector我很久以前就看過了
    我好喜歡~
    但時還一度覺得自已是神經病怎麻看到這種把自已心愛的女人關起來的劇情會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但我討厭它的中文書名!!!!
    害我都不好意思公然擺在書桌上=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