マリア様がみてる「ハレの日」【翻訳】

從『マリア様がみてる イラストコレクション』裡拿出來的
最後附的短篇小說、怎麼說、從由乃手術的決心
到進入劍道社的那段衝突、還有最新的「黄薔薇真剣勝負」那篇後
我就非常喜歡黄薔薇ファミリー
當然還是比不上我對白薔薇們以及祥子的愛啦
另外 提到江利子的部份有些人可能會不習慣
因為我沒有將「江利子さま」翻成江利子大人
因為我覺得實在很好笑…………..

++++++++++++++++++++++++++
++++++++++++++++++++++++++

「ハレの日」
晴天
———

晴天真討厭。
大概是違反了心情的緣故。
腦中也很明白。和平常一樣,在平日的延長線上的一天—-就像這樣,能夠無意識的去迎接的話就好了。
但是,果然因為晴天就是晴天。
雖然不到在月曆上劃下圓圈的程度,仍像這樣「拜託,什麼事都別發生」的向瑪莉亞祈求了,真傻的自己。
七五三啦、學藝發表會啦、運動會啦、遠足啦、教學觀摩啦。
至今無論如何期待,每一個都是多麼的讓我失望啊。
我明白的。那多半是因為自己的軟弱又發作的緣故。
雖說身體不適也不是騙人的,但一有壓力就生病。
所以更加生氣。對自己產生了小小的厭惡。
(—今天也)
嘆息著、在床上翻了個身。
笨蛋似的。
雖說太勉強,但也試了很多次要沈住氣的。
但是,這個時候身體多半很好的、到了春天,天氣也穩定的變得能舒適過著每一天的。
「再一下子,真的再一下子,就能沒事了吧?」這樣期待的了。
如果我是劍客,事業開始的同時就會死了吧?—之類的。拿起枕邊擺著的文庫書一邊這樣想著。
在握刀之前,就會蹲著按住胸口了。
不對,在約定的時刻前能趕到赴約的場所就是萬幸了。
「呵呵呵」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成為劍客。讀著小說,快樂的沈浸在那個世界就是最大的努力了。
「—啊」
現在,我笑了。
這種時候也就是我的身體狀況變得比較好的時候。
看了一下手錶。—早上十一點五分。
無論怎麼思考,開學典禮已經結束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不去也行而等著身體狀況回復,也只能這樣了。
我再次「呵呵」的笑過之後,就這樣把臉埋在棉被裡哭了。我這樣想著「這次也輸了」。
反正也只能這樣做了吧?不知不覺的,哭著睡著了。讓我醒來的是微微傳到耳邊的敲門聲。
「由乃?可以進來嗎?」
輕微的「咚咚」之後聽見的是爽朗的聲音。我拿起掛在床沿的溼毛巾,慌張的擦了臉。
因為眼睛周圍和臉頰都因乾涸的眼淚變得乾乾的。
「請進」
毛巾就這樣放在額頭上,將眼瞼隱藏起來。不知為何,好像有點種腫的感覺。
「身體怎麼樣?」
用著探問似的聲調,小令走進房間裡。
「嗯、不太好」
我回答之後就陷入沈默了。
「也是呢」
「因為沒能參加自己的開學典禮」,令的「也是呢」包含了這層意思。
就在此時,我看到小令的視線向著衣櫥門前掛著的,嶄新的高中制服的同時,我了解了她的感覺。
比我大一學年的小令,穿著已經使用一年的、老舊的制服。大概是沒回家就直接從學校來我這裡吧。
「阿姨說如果你醒了,就要我問你要不要吃點什麼喔。有粥也有水果。」
「現在不用」
「這樣啊」
小令邊說邊在桌上放了什麼。我稍微拿開毛巾看向那邊。好像是寫著校名的封筒。
「學生手冊啦,各式各樣的文件之類的,先幫你拿回來了。」
「這樣啊」
「由乃你是一年菊組的喔」
「嗯~」
即使告訴我班級名稱,也不會有多大的感想。因為菊組是小令一年級時的班級,但不過讓我感到像拿到舊洋裝似的感覺罷了。
「明天再去拍入學照吧?」
「?」
「啊、我是指明天能去學校就好了呢….」
小令將椅子拉到床邊坐下了。
「明天一定會好起來的」
「……..」
明明是在為我打氣,雖然不夠意思,我覺得有那麼一瞬間怨恨起小令了。這樣一來明天也又有要去學校的壓力了。
非去不可是一點,而且我右上角腫脹的臉也被會被拍進團體照片裡。
「能去嗎?」
我低語著。真正的心情並不是「能去嗎?」而是「想去嗎?」。
因為高中生活的第一天開始就缺席。既然如此,更不想遲到了。
進入新班級的短時間裡,對學生而言是重要的時期。一起吃中飯之類的小團體,很快就會集結的吧。
不只是錯過同學們的自我介紹,連自己的自我介紹也沒能做成,所以可能比轉學生還要孤獨吧。
當然,我從幼稚園起就一直在莉莉安上學,所以我想在班上也會有幾個知道面孔的人。
但是,如果在我不在的教室裡,流傳著關於我的傳聞,還不如到沒有認識的人的班級。
「病假的島津由乃,因為身體很虛弱」之類的,真是夠了。—也許已經太遲了。
一想到這裡,胸口又痛苦起來了。
「由乃?沒事吧?」
「….嗯」
因為是精神上的痛苦。稍微冷靜點就治好了。
「毛巾乾了呢。我去幫你弄溼喔。」
「沒關係」
我握住了正要拿毛巾的小令的手。
「沒關係,就這樣,待在這裡。」
「我知道了」
小令半懸的身體再一次的,坐回椅子上了。
「小令你是幾班呢?」
「還是菊組。和由乃一樣。」
「這樣啊」
「順便說一下,江利子也是菊組的喔」
說起江利子,就是小令的姊姊,全名是鳥居江利子。
從這個春天起將成為其中一名的學生會長,被人稱作“黃薔薇“這好像很了不起的稱號的,厲害的人。
並不是只有稱號偉大,成績優秀、頭腦清晰,臉蛋更是公認的無一處能批評般的端麗姣好。就像女超人似的。
雖然沒有正式介紹過,也有好幾次在校園內看到和小令並肩走著的江利子的身姿。
我還記得那時的小令,露出了在我面前決不會有的表情,而非常生氣的事。
這種時候我一定一回家立刻對小令發火,但小令對於我為何抓狂的原因,好像完全不知道。
可能以為只是我平時的易怒,容易心情不好也不一定。
「由乃。雖然在是這種時候…」
小令把手指伸進制服的口袋裡,從裡面拿出了什麼。
那個「什麼」是什麼,我雖然清楚的明白著,卻不想讓小令知道。
「雖然我想在你身體好一點的時候,但還是想早一天和由乃….」
既然都已經放在手心上,拿到我眼前,也無法無視了。我下定決心去看那個東西。
和預想的一樣,是念珠。
「…..真漂亮呢」
和預想不同的是,這不是小令每天帶著,從江利子那邊收到的念珠。
所以說這個鑲著黑綠彩石的念珠,便是小令為了我而買的。
「我覺得很適合你喔」
「是嗎?」
我們不知何時就決定好,上高中要成為姊妹了。
所以小令就像理所當然似的,將念珠給了升上高中的我。
因此小令深信著,即使沒有「請成為我的妹妹」或是「成為姊妹吧」之類的話語,我也會開心的接受。
「要戴看看嗎?」
「….抱歉。現在有點不想動。」
不可能不開心。因為是成為小令的妹妹。但是,就這樣交給我實在讓我開心不起來。
「是嗎….,這樣啊」
小令微笑的,讓我的手握住念珠。然後說了聲「晚安」,從椅子上起來了。
我想如果她再問一次「要不要戴起來呢?」,我就會戴起來的說。
因為小令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卻明顯的很失望。
我一定是想和其他普通的姊妹一樣,想舉行幫我戴上念珠的授受儀式的。所以…
(小令)
是我的念力傳達到了嗎?小令在門前一度回過身來,卻沒有從口中說出「要不要戴起來呢?」。
「對了。如果能去學校的話,就帶你去薔薇館吧。」
「對江利子大人….!?」
我起身了。明明不久前才剛說不想動的。但是這種事小令似乎不會在意。
「放心。我會好好和她說由乃的事的。」
「這樣啊」
「因為表妹身體虛弱,或許會給您添麻煩。」—會說這些嗎?聽見小令關門的聲音的同時,不自覺的想著。
小令至今為江利子做了些什麼呢?
江利子給了小令什麼呢?
還未見過的紅薔薇花蕾的妹妹、還有白薔薇花蕾也是,一定都是很可靠,什麼都做的到的人們。
混入這之中的我,到底能做些什麼呢?
我再一次的,在棉被裡哭泣了。
果然,晴天很討厭。
因為平常不用去想的事情,會冷不妨的竄進內心。
對小令而言,一定是不能理解的。
我是有多麼的羨慕小令啊。
有如筆直延展又優美的若木般美麗的表姊,我是多麼的愛著她呢?
小令離去的椅子上,一片櫻花花瓣落下。

+++++++++++++++
+++++++++++++++

我想說…今野緒雪妳…妳的尺度真是越來越大了????
應該說妳寫的好直接啊同學(誰跟妳同學……)
總之
我喜歡這篇!!應該說我好喜歡由乃喔~~(笑)

忘了說..請勿轉載喔(踹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