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禮拜前上課有感

路途還遙遠
迷茫燈火並列綿延
灰濛的砂土飛旋裡
視線遮蔽了
電線桿上的微光
映出塵僕僕的沙丘
蒼蠅掙扎著抖動著 黏在燈罩罩緣
深深深深的落下
只在一瞬
伸出雙手
黑色濃稠地 液體
從指縫間流淌 沒
成一片 滲透全身
直到瞳孔被完全侵蝕
哪步錯了?
直逼絕望的嘆息
籠罩雙唇 我在外面
用異鄉人空洞的眼窩
以空想填滿空想
究竟 要去哪裡?

++++++

厭學需要被正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