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死

尼采在論述裡總稍嫌偏激(我想是叔本華的真傳
或是精神分裂的關係)
但是處處有一針見血還有譏諷味道
也有讓人恍然大悟之處
撇開他對超人的肯定以及對於單純柔弱者的歧視
在他對新約的藐視中
提出了他認為當時判耶穌死刑的羅馬總督說出了新約中唯一非謊言且重要的話語
【何為真理?】
的確 這也是我從接觸哲學就不斷詢問的問題
我在那本書上看到擁有它的書主(或是不守規矩的借閱者)
在旁邊批注【神的話語就是真理 you can obey it】
不禁讓我再次陷入思考
國三我瘋狂熱愛哲學時 基督徒的親戚
也會在我詢問同一個問題時做同樣說明
在更之前的問題真理是否【存在】
就我的觀點這是未知部份 它只能被【承認】
至於承認後何為真理就是重要命題

前幾天看的基本神學中提出了
哲學是以人的理性去理解問題去質疑去驗證
宗教則是以上帝所給予的去理解去接受去順服
這樣的概念(簡單來說 宗教是天啔式的)
我從不認為兩者無法並存 亦無高低
我支持尼采對於基督【教】予人軟弱的看法同時也是謊言
換個角度說 我並不相信世上有超人
有許多人想成為 最終都不會是
就因為人軟弱才需要宗教
我最贊同的部份是 應由人來支配之
而非單純被支配 去信服
那麼我們所信仰的就不會是單純軟弱自欺的

因此 我對於那本書上的批注
或是我親戚的解答很不以為然
說過分一點
我想他們不用腦(我是指不去深思)
單純用感性去接受一個虛幻飄渺的東西是很危險的
也容易為人操縱
至於理性不完全可靠
但是連試都沒試過就全盤接受
我想那的確就是尼采說得軟弱 不愚蠢卻軟弱
由此可見我本來就不是虔誠的慕道者
(說過很多次 去接受主要是安定以及被感動)
我質疑 也盡量去了解各種不同學說和宗教
如果我根本的說我出【世上本來就沒有事情是絕對的】這句話
卻不代表我否定上帝的存在
中間有道路嗎?

東海哲學營的助教們多是佛教徒
因為他們被它所吸引
我也很喜歡佛教的許多概念
但是他們多認同世界上有真理存在
我想知道為什麼?

所以我放棄了
去選擇了人們所建構的更真實更純粹的事物
文學(廣義的)
唯心論會有弱點 但是比起受到困擾
我寧可相信他們並存
所以柏克萊的觀點真是令人驚艷
他怎麼能如此相信?

總之我無法接受斷然相信的人
就是那些以肉體感受或是被催眠去信服的人
卻讚嘆唯心論
這不是矛盾嗎?正因如此
我才堅信沒有絕對客觀實質的真理
而我的堅信也會不斷變動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哲學家老是在後期作品寫出完全不同甚至是批判自己前期作品的原因
(所以我不會受洗)

結果 最後這些問題還是要佔去我的腦容量
因為無法擺脫 還是認真深思的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