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又是個痛苦失眠之夜

思緒湧入腦海像火山爆發
熔岩滾滾瀉下
落到胸口 疼燙不止
心破了洞 腦漿已崩裂
卻探知到脈搏
活著的證據 鞭策著朦朧意識
總在煙霧瀰漫處揮空 無從捉模
軀殼向晴空聲嘶力竭
「為什麼你還活著?」
……
笛卡兒對世界惡毒的堂堂控訴還在流傳

意念流竄谷底河畔與高山
意識流強迫時針變換搖擺
存在整個世界所以存在

一樁詛咒的悲劇完稿待演
舞台上喜劇演員演出荒謬
異鄉人從不孤單

塗上薰衣草田唇色
對哲人咆哮 醜態畢露的卑微靈魂
寄望被遍紫原野吞噬
朝陽從夏風裡把大地染成橘黃
我在裡面
夕陽從冬夜中把屍骨抹上豔紅
我在裡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