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不得不

我不得不
披上掛滿荊棘的衣袍
蹣跚行在雨夜裡
人行路上的腳步聲單調規律的
在水泥牆間徘徊
一個人
望著點滴水珠從天空模糊我的臉龐
仰頭期盼降雪
太陽把純白一寸寸吃掉

斑駁的血漬化成紅水
淹沒了我行經的每一條道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