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ita和一首詞即一首歌

讓我們遲了好些時間來看看對Loita的感想:
在這世間看似不對真實生命造成威脅與助益的,
只能震撼心靈然後逝去的,
偉大。
總覺得最近我神智不是很清醒,
也許這種症狀早就很持續很久了。
我是很清醒的看書 出門逛書購物,
但在那些"空白"的間隙裡,
在我一天也許是十二點,或是一點睡著的情況下,
半夜三點被忽冷忽熱的被褥給拉扯起床,
再度攤下四肢不到3個小時,
也就是早上六點我的身體變成一種廉價的鬧鐘。
不會響的那種,
奔騰起來。
剩下的只有腫脹的眼睛和感冒噁心不斷咳出的綠色唾沫。
(我可愛的弟弟老說那是我抽煙的結果)
其實只是經期來臨時刻,仍在人滿為患的叢林裡四處奔波而受傳染病污染的證據。
記憶必須像拼布 以粗糙低劣的縫針串起,
也許還會擺錯一兩個位置或順序。(我老是這樣,我才19歲、我已經十九歲了。)

我似乎是為了發表巴黎式高大的感想而從容開機,
用混亂做作的語調把電腦和大腦同時連上線,如果可能的話。
總覺得心智中不絕於耳的低語和辭句,
化成010101010時都醜陋的不成篇幅。
最近我老是也錯以為有人在叫我……也許真的有、或者又是一樁醜陋的誤會。
也分不清 只好一一去應答了,
常常一開房門發現只有一團空氣等著我去回答;
如果是南瓜燈按了電鈴就溜走就有線索讓我還擊,
但都不是,
是腦內的鬼魅在作祟吧!卻不是那種能賦我天才、靈感的纖弱靈魂。
只是蠻族來騷擾。即使是粗鄙思想也能給人爆發力的衝動,
在我的手上卻只是變成一團爛泥巴。我不行。
甚至還渴望從爛泥巴中可以模擬出偽裝的亞當,能分到肋骨也好吧。我沒有。
如果錯以為是自己的來電鈴聲想起各種不同音樂的狀況時,
我覺得自己還是非常想要努力活下去的,
我是指屏棄孤寂的。

不是要寫寫Loita的嗎?怎麼全變成誇張自己了。
結論:
很好看。
好心的杭伯特想偽裝自己成為一個客觀冷靜的敘述者,這個騙子。
卻隱藏不了內心的激動,
這個善良,穿著絨柔羊毛背心的高貴中年人。
我說你不過是誠實了點,不要太自責。

++++++++

“百人一首"那本買下了,
真是富極趣味,聽了他的朗讀CD,
這才覺得小笠原祥子唸得畢竟不對,
是我們不應該太強求聲優,對吧。
我原本覺得徘句比較有意思,
現在卻越看越覺得和歌也很能表現質樸美感,
就像某些宋詞豔麗過頭總得反樸歸真一下。
不過基本上,我還是喜歡纖弱豔情的文風,
我們也是活在一種新的世紀末,
新的世紀只有帶來更多的不安與徬徨。

不知道我有沒有提過宋詞的事情,
我到目前為止最受震撼共鳴的一首,是
蘇軾的 “賀新郎“

——–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槐陰轉午,晚涼新浴。
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
漸困倚、孤眠清熟,廉外誰來推繡戶?
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卻又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半君幽獨。
濃豔一枝細看取,芳一千重似束。
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此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
共粉淚、兩簌簌。
——–

稍微了解我的人以及看懂的人,應該就知道我想表達什麼,被什麼感動。

+++++++

我想難受的日子一結束,
就要跑到圖書館查查資料,畢竟網路的資訊廣大但是系統組織性不足。
聽說禮拜天還有颱風要來,
那我的購買CD與書之約怎麼辦?

附帶一提,
我已經向普威爾訂了:
Noir / MADLAX / 現視研vol.3
之前還想說預約不能貨到付款很討厭,
又沒有時間去劃撥。(上課時間和郵局開放時間是一樣的,雖然我常常是在十二點後才到校)
後來才知道郵局可以做ATM轉帳啊∼∼我是古代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