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失眠–某種戀愛史的故事

晚睡是習慣…但是決定睡覺卻睡不著 很久沒這樣了
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很多以前根本不會認真去思考的問題
畢竟我把宇宙真理看的比戀愛感情還要重要
但是現在卻不能不去想

一直以來 我都是太冷漠了嗎?
從來沒有和別人產生男女朋友的關係
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太正常呢
我對於深入經營感情完全不行 一碰觸就想要逃開
生活週遭除了家人 再來就是書本與網路

弟弟國小時就交過女朋友了
雖然覺得是孩子的玩玩
但是沒有半點經驗的我 也許沒資格評論什麼
現在國二的他也有個女朋友

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雖曾經知道一些人喜歡過我 我也不覺得如何
自己也不能說沒有喜歡過別人 但是都很平淡
我不會產生想和對方有更深的羈絆
也許就像蝴蝶的小蝶
與其被拒絕或是增加麻煩 不如直接放棄
再說我也沒有什麼樣的獨占欲…也許只是還沒遇到吧

想起了國小的一個男生 也許曾經悄悄喜歡過他吧
我們會比賽製作電腦簡報的成績 分享電玩遊戲卡通心得
因為我以前個性比較男性化 很多男生都是把我當作朋友對待吧
那只是短短的淡淡的感覺 有沒有都無所謂
不可諱言的是 去他家玩的時候 僅只一次 的確有緊張的心情

另外一個男生人很好 跟我很投緣 人很斯文
會陪我玩棒球……畫迷宮地圖給我玩…..每次他一畫好
就要先找我玩玩看 跟他講哪裡設計的不好
慢慢改進….
人也比同年齡的孩子還要成熟多了
我對他的喜歡更多……可是四年級分班就沒有什麼交集了

為什麼突然想起這些…也許是深深感慨自己對人際關係經營不深
感受孤獨也只能默默承受 連找幾個朋友聊些閒事轉移注意力都不能
以前一直不以為意的東西 現在想要去追回來 也是無可奈何的力不從心
就像沙子在手中一瞬間溜走一般

對於喜歡 一來是個性逞強 一來是覺得自己過的可以就好 所以也不善表達
缺乏形式果然還是不行的吧

國中時有個男生 人頗憨厚的..是個好人 我們只是會像小孩子般鬥鬥嘴
其實我原本也和認識不深
當時我姐喜歡上一個男生 想要告白
我覺得自己也許有個男朋友也不錯吧
其實 只是想跟她能夠有同樣的話題 站在同樣的立場心情看看
所以跟她打賭..我也找一個還算有好感的男生告白
看誰先交到男朋友吧…….
後來我寫在紙上給他..他回給我的是 也喜歡我 不過是朋友的喜歡
當時轟動全班..大家看我沒有失望或打擊感到有點無趣吧
還有另一個原因 原來他那時有同班同學的女朋友
我根本不知道呢 還差點被加上第三者的罪名
後來我們關係變深..像朋友一般 偶爾鬥鬥嘴
國三時 他才坦承當時有喜歡過我…我只是淡淡的說 喔~~
(其實我多少有感覺出來….後來我也有跟他說當時跟他告白的秘辛..)
他應該是很會很難過的吧
畢業後只在公車站牌遇過一次 感覺真是尷尬啊

為什麼我對人的感覺都這麼淡呢
永遠是 不喜歡也不討厭

我第一個回想起來的
是高中時的學長 當時和同學也不是很熟
我是那種不會主動跟人交際的類型 都很被動的
我現在印象還很深的
是一個高一的同班女生 跟我同國中畢業 主動找我攀談
覺得我都一個人吃飯 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吃
我一直沒跟他說 我到現在還記得 而且很感謝他
如果不是他 我可能沒有辦法那麼快就融入他的朋友中
這是題外話
那個學長是第一屆的學長 當時我的同學多半是認識二年級的
很少認識三年級的 同學也多半是因為加入班聯而變的熟識
在學校網路上認識了三年級汽車研究社的學長
後來就熟識起來 還會一起去玩GO KART
其中有一個胖胖的 同國中畢業的 也是足球社認識我的班級導師兼足球社老師的
跟他特別要好
跟他在一起會很有安全感..我們會一起去踢球 吃冰 我也會坐他的腳踏車或摩托車
我還記得有一次從學校坐公車回到大直 還睡死了就靠在他身上大睡
他也跟賣便當的很熟 還會替我保留便當之類的
我不知道我們算不算交往 根本不像吧 雖然去他班上找他時有引起一陣騷動
不過他對我就像對感情不錯的學妹罷了

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很妙 因為我一開始就對班聯這類要與人接觸的團體敬而遠之
但是比較要好的同學都是班聯成員或幹部
還真的要感謝那位女同學呢

至於我高中一二年級都同班的一位男性好友(三人組之一 阿逢)在高二結束時就去美國了
我對他的感覺..其實還頗複雜的…..要說明可能要花很多篇幅
現在回過頭來思考三人組這件事…也有很奇妙的感覺
因為我不覺得我是可以擁有這些的人
對於三人組的另一人(曉今) 也很微妙 要說明也要花很多篇幅
我跟他其實沒有什麼交集
卻因為阿逢而串在一起

會思考那這些 除了一點是畢業的感慨
還有對某個人的喜歡 到了畢業將近時才慢慢承認 畢業後才產生一點懊悔
那個人 只能是朋友吧 我卻連基本表達喜歡的勇氣都沒有
認清畢業後再也無聯繫交集的可能性後
才漸漸感到有點失落
除了阿逢從美國回來時我們可能會見到面 說到話
此外…別無可能吧
有時候覺得我的青春還真是枯燥乏味的可以
既沒有感動也沒有傷痛 就這樣要邁入大學的生涯了

也許是因為我心中都有一個最愛的人的原型
所以很難對別人產生那樣的感覺吧
就算有也都很淡 不強烈也不強求 這並不是真正的"戀愛"感吧
只能說是有好感…
對於沒有勇氣做一次認真告白的我
也覺得很可悲可憐

如果有機會見到他 即使會當不成朋友
(因為我們關係本來就不深 以後再見面的可能性也小)
我是不是至少要好好的表達一次呢….
即使做不成朋友也就算了
否則 一直只是偷偷躲起來的我
一直否定這種感情而讓自己好過的我 是不是太卑鄙了
你覺得呢 阿逢?
你是知道細節的 我覺得寫在網誌上的是因為沒有寫信的必要
當然細節還是要用寫信的比較方便
原本只是想抒發一下 可是不可避免的 還是問了你
你覺得呢 阿逢?
你雖然覺得我對他的感覺是不切實際 是一種幻想
但是我卻越來越覺得似乎比我原本預想的還要深刻難解
我對於分析別人是很明快了當
但是對於自己這方面 非要等到過了很久以後才會去慢慢的分析了解
這樣 不正常吧 因為我根本沒有實際付出行動
事後的分析了解有什麼用呢?
但是我並沒有想要獲得什麼 要求什麼 只是想解脫
這樣說出口的告白 是不是也很卑鄙呢?
我不知道 對我來說 是無解的習題
如果不說出口 一切還是淡如雲煙 往後探討自我的資料罷了
但是我可能會自我厭惡…也許一輩子都會因為這樣缺乏表達而喪失機會
阿逢 你覺得呢 ?

發表在 未分類 中

突然失眠–某種戀愛史的故事 有 “ 2 則迴響 ”

  1. 恩…我想<br />
    我還是用信箱或是電話上慢慢回給你吧!<br />
    電話的話,我知道你是不善於這種方式的溝通或表達自我感想<br />
    ,但是我是希望妳能夠慢慢學習以這種方式表達自己。<br />
    畢竟人與人之間,如果是論及感情或是要深入有交往的話,談話與交流是無可避免的!<br />
    <br />
    因為這個我以前也不會,直到某些事情,某些人的出現。<br />
    這也是題外話一則,慢慢說給妳聽吧!<br />

  2. 也許吧….我的確只有在運用文字或畫畫時<br />
    比較敢面對人群<br />
    就算是單獨個人的好友 面對面的交談也會很不自在<br />
    就連跟你也是 你是知道的<br />
    唯一的突破是跟豆腐那次<br />
    <br />
    那天你打電話來 我是嚇了一跳 卻也是滿高興的<br />
    這也許也是需要訓練的吧<br />
    我能拿起電話聊很久的 只有大姑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